韩国N号房残忍细节曝光,国内的“n号房”却还有800万人在狂欢...

作者:陈花猫来源:猫的生活观(ID:mmqinggan)

1

就在11号,韩国“N号房”的创建人文亨旭终审获刑34年,年仅25岁,被捕时他还在读大学。

共犯姜勋终审获刑15年,他主要负责招募会员,制作和传播淫秽视频,并且还是主犯赵博士的资金负责人。


臭名昭著的主犯赵博士于10月14日终审被判42年。

但显然这样的判决并不能平息民众们的怒火,纷纷支持死刑伺候。
像当初轰动全国的素媛案,犯人不但没有被判死刑,出狱后还不用工作,能领取政府补助金过活,他非但没有悔改,还搬到受害人家附近居住。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自由民主?如果是在中国,早就枪毙七八百回了,还会给你活着出来的机会吗?

轰动世界的“N号房”事件或许很多人只有所耳闻,恶劣程度令人震惊。

简单来说就是几个韩国男人,通过威逼利诱,强行让女性拍摄淫秽、虐待和色情视频,在网络聊天室里贩卖,而聊天室的会员竟有26万名。

但这件事被深扒之后,看到的是人性的扭曲,道德的沦丧,龌龊、变态、丑陋,让人脊背发凉,足以让人感到绝望。

2
案件的最初要从一款APP说起,它是国外开发的软件Telegram,凭借着“阅后即焚”的模式,犯罪分子意识到,这款软件可以隐藏身份,消灭证据。

于是,Telegram成为了涉黄重灾区,就在这时,“N号房”的第一个房主godgod出现了。

据传他应该是一名高中生,是个网络高手。
他给受害人发送虚假警察信息,告知“你的私人照片被泄露了”,诱骗女生点进钓鱼链接,填写个人信息。
或是发布高薪兼职信息,要求女生填写简历,并按照要求拍摄模特照。

等受害人上钩后,他以传播隐私信息为要挟,威胁女孩们拍下私密照片和视频,而一旦她们照做了,就将永远坠入深渊。
godgod将这些女生的私密视频传到聊天室,也就是“1号房”,任何人都可以加入。
之后他将聊天室发展到8个,因此叫“N号房”。他将聊天室标签分类,女学生、女护士视频,偷拍视频,儿童影像,甚至还有婴幼儿影像。

尺度大的令人瞠目结舌,内容不堪入目。
后来godgod因为升学考试卸任了,第二任房主“watchman”精通运营,他制定筛选制,将N号房推向犯罪的深渊。

他不仅刷新了视频的下限,还上传了超过三千条强奸幼童的影片。

他设立了8+4制度,也就是8个主聊天室下面,还有4个衍生的入门房间。
衍生聊天室的人也必须上传色情视频,或者积极参与讨论,否则就会被踢出房间,如果长期贡献优质内容,就可以进入那8个主房间。

房主watchman还鼓励群员们在现实中找素材,偷拍或者诱骗强奸,而这些受害的女孩并不会被就此放过,他们会以此逼迫女孩拍摄更多没有下限的视频。

据记者称,衍生房间里的内容仅仅是入门级,8个主房间里的内容堪称人间地狱。
他们称呼这些女孩为“奴隶”,叫这些女孩是“xx狗”或是“来月经的东西”,逼她们按照指令行事。

视频里的孩子被逼学狗叫,在男厕所里赤身裸体躺在地上,拍摄各种淫秽视频等。
更可怕的是,虐待从线上发展到线下,有人找到其中一名中学女生,在聊天室里直播强奸,群里的人不但没有制止,还狂欢叫好:
“太爽了,宠物就该这么收拾!”

显然这些人已经毫无人性可言,女性在他们眼中已经没有独立人格,甚至称不上是人,而是发泄兽欲的玩具,是肆意羞辱的奴隶。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3
直到去年夏天,watchman卸任,“N号房”由赵主彬,也就是赵博士接手,他是信息通信专业学生,成绩优异,多次获得奖学金。

一个精通电脑技术,擅长运营,还有商业头脑的人,将“N号房”打造成了活生生的人间炼狱。
他开设了会员制,建立一间付费的会员聊天室,将那些视频剪辑成预告片,告诉所有人如果想看完整影片,就付钱进入会员房间。

这个会员房间有三种别类:
第一种是HARD房,发放凶杀暴力色情影片,会员费大约人民币1380元;第二种为后援者房,视频尺度更大,会员费大约人民币3230元;第三种为最上位等级房,会员费大约人民币8320元。
会员房间不仅可以看视频,还可以控制受害者做出他们想要的任何行为。

赵博士在网上寻找求工作的贫困女性和未成年人,假意提供工作,获得她们的个人信息,接着逐步让女孩拍摄尺度越来越大的照片视频。

一旦女孩们开始拒绝,赵博士就会借此威胁对方,如果不听从他的话,就把她的个人信息和照片视频公之于众。

可怜的女孩就此被赵博士牢牢套住,成为他的“奴隶”,然后赵博士会让孩子用小刀在身上刻下“奴隶”、“博士”的字样,发到群里告知大家“这是我的奴隶”。

在“N号房”里,人性的恶是没有下限的,邪恶的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这些会员房里的人可以要求“奴隶”做任何事情,比如吃屎,喝马桶水,在下体塞剪刀,剪掉乳头,在下体放虫子,被指定的亲人强奸,上街卖淫等等。

完全没法想象怎会有一群如此残忍的人存在,所有调查案件的人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事件,更像是做了一晚上地狱般的噩梦。

据警方掌握的线索,受害女性多达74人,最小的是年仅11岁的小学生,而这仅仅是能查到的数据,记者在调查期间,每天看到的受害者就有数千人。


除此之外,“N号房”的参与观看者达到26万余人,相当于韩国男性人口的1%,也就是说100个男性里,就有1个参与了“N号房”事件。

这意味着当你走在街上时,擦肩而过的路人里,一定有几个是参与过N号房的,有一名韩国女性旁敲侧击发现自己的男友就曾经是“N号房”的会员,真的细思极恐。


愤怒的韩国民众开始在青瓦台上联名情愿公开所有用户身份,目前已经有上百万人署名要求公开身份。
还有许多明知“N号房”是什么内容的韩国男性网友,不但没有举报里面的儿童内容,反而纷纷求链接。
相当讽刺的是,这26万名参与者中,只有一个人报了警,但警方没有重视,草草搁置,后来报警的这个人成为了其中一个房间的房主。


26万人,也许更多,甚至其中有警察、政府官员,对这样的暴行漠视,成为共犯,谁敢说这些进入“N号房”的人不是杀人犯呢?

不仅是韩国,哪怕是在中国,还有散播N号房视频或者求链接的人,真的是气死人了,这不是单纯的色情片,而是对幼童的虐待凌辱!试问这种人的良知何在?!

如今终审判决已经下来,但并不服众,这场罪恶,离结束和完美收场还遥遥无期。
4

让人感到无奈的是,韩国早已废除了死刑,这些刽子手不需要接受死亡的惩罚,让他们活着就是对受害女性的羞辱。

法律的轻视和漏洞,让受害女性无处伸张,更不敢反抗,男权社会对女性的物化也使加害者愈加肆无忌惮。
那些观看者不仅没有感到羞愧和难堪,反而觉得委屈,觉得交了钱结果聊天室被端了,自己才是受害者,那些女性不过是不自爱的淫妇罢了。

委屈的睡不着???
像你们这些人根本不配活在世上,不让你们生不如死,就是对受害人最大的伤害。

一个“N号房”被端,还有更多隐藏的“N号房”没被发现,一个赵博士被逮捕,却还有更多赵博士出现。

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不仅仅是韩国,中国也有“N号房”。
国内的一大批非法色情网站也被举报封杀,同样惊悚的是,这些受害人也是未成年的孩子,儿童色情网站里充斥着大量未成年的图片视频。

不仅偷拍、猥亵,甚至还有虐待、强奸幼童,“四岁幼童”、“初高中生”这样的视频数不胜数。

更可怕的是,这些网站的会员人数异常庞大,能高达800万,并且每过几分钟就会有一名新会员注册加入。

并且这些网站,哪怕被举报封禁了,紧接着新的网站又会出现,甚至一个儿童色情网站里,会同时挂出多个网址。

看色情网站无可厚非,咱们都能理解理解,但是你看儿童色情网站,难道不是道德沦丧人性扭曲的变态吗?

还有些人发表一些极端物化女性的言论。


甚至还有不少人表示赞同。

提倡女性集中营,把女性培养成奴隶。

鼓励家暴,“打老婆的就是艺术家”?

这种人真是恶臭至极,你永远不知道有些表面正经的人,背地是个什么垃圾,气得花猫真是想骂人。
如果不是严苛的法律制度和强硬的监管力度,恐怕只会发展出比韩国“N号房”更过分的行为!
人世间真实存在的恶令人毛骨悚然,人性本恶,当他们内心深处的魔鬼显形时,他们的兽性被欲望控制,丧失道德与良知。
一个懂得尊重的人,是不会视他人为玩物,任由自己一次次践踏人性的底线,做出道德沦丧的腌臜事。

从《素媛》到《熔炉》,从“李胜利事件”到“N号房事件”,每一次抗议都大张旗鼓,每一次落幕都不了了之。
我们已经在竭尽全力保护自己,小心翼翼活着,仿佛女性天生的柔弱成为了一种过错,我们的孩子一直活在危险和恐惧之中,没有不自保的女孩,只有不要脸的罪犯。
那些把个人邪祟欲念和金钱利益建立在欺辱女性剥削女性之上的获益者,却没有获得最严厉的制裁和全社会的唾弃。
那些“受害者有罪论”、“荡妇羞辱”的脱罪理由,不是你们侵犯女性的借口。

也许我们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也许我们这点呼吁难以被察觉,但一群人的呐喊就是力量,就是打破黑暗的火炬,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愤怒和呼喊。
不纵容未成年色情,严惩每一次猥亵,不为罪犯开脱。
我们的默不作声,只会让罪犯肆无忌惮。
但我们的每一次反抗,都能让他们收敛獠牙。

▬▬▬▬ ● ▬▬▬
简介:陈花猫,一个三观极正,永远30岁永远浪漫的现实主义者,爱自己爱生活。关注猫的生活观(mmqinggan),为女性发声,剖析情感,感悟生活,传递温暖。

声明:多数素材来自网络,吃瓜需理智,我们已尽可能追溯来源,但还是无法考证的部分,如原作者看到素材,请跟我们联系删除!xiaobing1945@163.com
唯美小清新,科普冷知识,地理知识大全,好电影推荐 » 韩国N号房残忍细节曝光,国内的“n号房”却还有800万人在狂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