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五百年古镇最后光影,繁华都市旁最原生态古镇,等着你

“以前的村子又回来了,那是一条小河,河的对面是莲藕池。”这是一部日本特摄剧里的台词,配着感人的音乐,让多少人潸然泪下。社会发展太快,你我曾经生活的地方常常来不及缅怀就被商业包裹或者强行拆除,繁忙的生活又让我们错过了太多的景色。奔腾的江水造就了多少繁忙的码头,而那些码头又形成了繁华的集镇,甚至成就了泸州这样的大型城市。当钢筋混凝土代替了石板木椽,各种批发的纪念品代替了手艺人的精心作品,我们还能上哪儿找回失去的过往?

 

其实,美丽的土地上不乏古镇古村,如川东就存在着大量的古镇。然而,那些未曾渲染的古镇大多也被金钱挤到了穷乡僻壤。不过总有“漏网之鱼”,泸州市区以东不远的地方,竟存在着一个未曾被“污染”的原生态的古镇,岁月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四川泸州,五百年古镇最后光影,繁华都市旁最原生态古镇,等着你

古镇旁的长江

长江之畔古码头

泸州沿江而下22公里,一条小溪汇入长江,溪口有码头。当时沿江经济繁荣,船队多在此停靠,因而正德年间形成了一座新的小镇,人们称作新溪镇。从此直至新中国初期,这里商贾云集,小镇颇具规模。然而,随着现代交通方式的兴起,水运地位下降,泸州东出陆路北移兆雅镇后经永川到达重庆,新溪几乎停滞了发展。虽然距离泸州城区不远,但它却是泸县最偏远的乡镇,所以更加边缘化。如今的新溪早已不复当年繁华,镇治撤销而归属以北3公里的兆雅镇,只留下那未经开发的古老街区等着追寻时光的游者的到来。

四川泸州,五百年古镇最后光影,繁华都市旁最原生态古镇,等着你

新溪牌坊

岁月的元素

新溪镇原本的街道铺面从老街经过栈道一直延伸到江边码头,由于发展停滞等原因,目前仅剩下800米长的老街。老街的房屋多是明清时期的建筑,古朴斑驳。老街以石牌坊为开头,又以另一座石牌坊结尾。街面长长的砂岩石条整齐向前铺排,石条四周已经被岁月打磨圆滑。街道两旁店铺林立(有些店面主人已经搬走,所以只见店而不见人,没有那些烦人的批发纪念品),大多前面店铺做生意,后面居住生活。街上房屋虽是四川传统建筑,但也不尽相同,有些是穿斗木楼,有些是简易碉楼,有些黄泥糊墙,有青砖砌壁。有钱的修四合院,院内雕梁画栋,园艺精美,还有防火墙。那些碉楼和其它地方不一样,多是三层正方体形的,上面开窗,有很好的防匪功能。

四川泸州,五百年古镇最后光影,繁华都市旁最原生态古镇,等着你

古镇老街

老街并不像那些商业古镇那样打理得“英俊不凡”,有些老屋布满灰尘,有些老屋墙壁斑驳白灰脱落,甚至还有的已经破烂倒塌,少数几栋在维护修理中。朴素的石墩安静地靠在门口,街角不知哪户人家放了几缸老藤的花草。老街上多是老人居住,暖阳时在屋檐下晒着太阳,下雨天躺在老藤椅上看着电视。走罢,临江的街头,两棵千年的古树如同两位年迈的老人默默地接送往来的客人。这时,放上一首《长亭外》,回首看看老街,再看看不远处仍然滔滔不息的长江,心中已被填满。

四川泸州,五百年古镇最后光影,繁华都市旁最原生态古镇,等着你

老街一角

蝶闻拾遗

除了古老的街道,新溪古镇也颇有历史渊源。传说建文帝落难时曾到过这里,码头古道旁还留有“建文三塔”的古迹,古镇附近的山上还留有一口“建文古井”。明末风云时期,崇祯朝兵部尚书熊文灿死后便与其夫人杨氏合葬于新溪场薄刀岭。熊文灿夫人的娘家正是新溪古镇最大的望族——杨氏家族,古镇上至今还有杨氏宗祠。

四川泸州,五百年古镇最后光影,繁华都市旁最原生态古镇,等着你

杨氏宗祠

岁月这把刀有时很温柔,让很多古镇变得越来越精致;有时它又很残忍,让很多古镇在无声中湮没于黄土之中。泸州的城市不断向新溪方向扩张,但作为泸州最大的古镇之一、国家级传统古村落的新溪古镇却少为人知,保护力度不足,让人担忧。江水东流,为那遗落的奇葩,为这脚下的乡土,某留下些许文字,尽些微薄之力罢了。

网络来源图片,若有影响,请联系删除!

声明:多数素材来自网络,吃瓜需理智,我们已尽可能追溯来源,但还是无法考证的部分,如原作者看到素材,请跟我们联系删除!xiaobing1945@163.com
唯美小清新,科普冷知识,地理知识大全,好电影推荐 » 四川泸州,五百年古镇最后光影,繁华都市旁最原生态古镇,等着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