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算命》在哪能看?一部被多次封杀的纪录片,豆瓣9.1,生而为人,潸然泪下!

今天要推荐一部纪录片,非常特别
看这个,你会了解生活的真实与神秘

这就是徐童的纪录片《算命》
前面是文字部分,非常精彩
建议大家看完。
视频放在最后了,一秒未删。

转载自:纪录片,作者:喵喵小姐

“没有任何乐趣的生活,活着还有意义吗?”
“这话说的,没乐趣就不活了,这,这话说的,太无情了。”
——纪录片《算命》
以长卷的篇幅,中国传统小说章回体的形式,《算命》的场景随人物转徙,在不同的地域空间提供的社会背景中,让人看到小人物微不足道,颠沛流离的人生以及其中的人情世故。


在这个过程中,它试图洞彻人性。《算命》对残障和社会边缘人物的呈现,从不同角度,但像《麦收》一样,充满了道德挑战的味道。

据说,有总结地下电影的顺口溜是“警察妓女黑社会,穷山恶水长镜头。”

《算命》关注的人群也不外乎如此,说他们是底层也好,边缘也好,弱势也好,总之他们就在我们生活的前后左右,不管他们是妓女,乞丐还是游民,他们和我们一样,在这个广袤无垠的世界上,占着微不足道的一寸土地,用自己的手段和方式,努力的求生存。

这部片子的导演是徐童,片子的主角叫历百程,是个给别人算命为生的老头,腿上还有些残疾。

连妻子都是买来的。他们家兄弟四个都是残疾,据说是因为家里面房子的朝向不好,家里人虽然知道,但苦于没有钱重新盖房子,所以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个命运,眼看着兄弟四个一个个的变成残疾。

也许这就是命吧,所以最悲哀的不是算命的人自己算不出自己的命,而是算出了自己的命,囿于现实而无能破解。

这就是片子刚开始时镜头匆匆带过的那张脸的主人,
一张布满皱纹却笑的极其不自然的脸。

老天爷有多不公平,
才会让一个人把聋、哑、痴、残占全,
石珍珠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初老厉用一百多块钱将她从家人身边带走,
不能说改变了她的命运
但确实将她从原本的悲惨中“赎”了出来。

本片以中国传统小说章回体的形式共分九回外加一个尾声,现慢慢跟大家介绍:

1 第一回 厉百程算定孤单命 唐小雁棒打无赖汉

厉百程拜菩萨,口中不断念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他是河北燕郊一个算命先生,老了,瘸了一辈子。

一个画着高挑眉毛的女人来找他算命,她叫唐小雁。

厉百程说,你这叫孤单命。

唐小燕是个多言的人。她开始对着镜头叙说自己少女时候的经历

一次她在舞厅里跳舞,遇上一个搭讪的穿了西装的斯文男人——

男人把她带回家,并把刀架在她脖子上——

说自己是一个杀了三个女孩的杀人犯。

唐说,他不就是想做吗,那就做吧。

做完后男人说,你不简单,一般女孩早就吓坏了,你挺会来事的。
他放她走了。

过年了。

唐小燕在她开的按摩房里面,把赖在屋里的无赖汉赶走。

辱骂、推搡,唐特别强悍,还操着棍子。

后半夜,无赖汉头上缝了五针。

唐小雁甩了五百块钱在他头上了事。

2第二回 厉百程且说结婚事 小神仙画符财运红

石珍珠出场。她是厉百程的老伴。

她在集市里拣地上的衣裳。

回家后厉百程给她洗手,洗下来都是黑的。

她吃了药,又吐出来。厉百程替她脱衣服,盖被子,把她弄睡着。

这是河北,燕郊镇。
厉百程给石珍珠梳头,扎了一个孩童般的小辫。

石珍珠是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人。

聋哑傻残,都在她一人身上了。

十几岁死了父母,哥哥嫂子让她睡在屋外的棚子里,冬天夜里冻得只能嗷嗷乱叫。

厉百程又是怎么认识石珍珠的呢。

厉百程四十多岁的时候,一个盲人,说有石珍珠那样一个傻子。那时候石珍珠也四十多了。

厉百程本来还给她介绍了两个人,人家一听,不会做饭、又傻又残,根本不要。

厉百程说——贫不择妻,寒不择衣,慌不择路,饥不择食。

我反正也没什么,缝缝补补我自己都能做,做饭我也能做,女人不就是干这些是吗,我就把她接来了。

我就想,接来吧,有这么一个女人,我就感觉好像幸福似的。

就这么一个想法,就这么简单。

厉百程翻出结婚证,他们已经结了十四年。

石珍珠靠在老厉身上,用脸蹭他胳膊,傻笑,傻乐。老厉像对待一个烦人的孩子一样对待她,反而成了一体.

厉百程说起三弟——唐山古冶人,江湖上人称小神仙。

三弟也有很多人找他算命。

一个煤矿工人来,述说自己煤矿每个月六七千,赌博又轻轻易易输了一万多。

三弟收了算卦钱,一百,还说收六百作为化解费。


他们接待的都是农村里最普通的人,来算命求解的人,都是被生活困住的,因迷茫而产生精神依赖的人。

可是,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下,又有多少人能够生活得不憋屈、生活得敞亮的?

算命是一种安慰

3第三回  小神仙进货大悲院 尤小云问事行宫村


天津,大悲院,群众自发礼佛。

三弟,也就是小神仙,去市场里,买了铜镜、画符那些算命和破解的基本物品。

那是他营生的必备物品。

回到燕郊,厉百程在房间里听评书——《贺龙传奇》。

厉百程天天听电台说书,语言有味。

他流畅完整的表达能力是农村人里少见的——可从评书的语气和语言结构里,就听出一点相似的味道。

他说起自己的营生—— 在集市上摆摊,自己也经常被冲,知道看相算命是违法。

算命是地下的事情,不论在66-76年,还是现在。

又有人来算命,她叫尤小云。她弟弟告诉她,要把她丈夫从监狱里捞出来,可费劲了。

去年刚换狱长,有点正经,更麻烦。

她低头继续说——有什么办法呢,我能谅解他犯这个错误,出发点是为了家能好嘛。

尤小云为了凑钱打点狱长,去了按摩房上班。有一次,她遇上一个酗酒的客人,完事不给钱。

其实也就一百块钱,老板三十,她拿七十。

她说,现在想想,无所谓,只要我吃点苦,能把老公弄出来就好。
有什么办法,进去的是我丈夫,我只能这样。

还有六十多天,两个月吧,我差不多就能攒够那些钱了。
女人比男人还有担当,讲仁义,能吃苦的时候,就耐人寻味.

4第四回  放生养生兄弟俩各有说道 改名改命唐小雁泪流五成

唐小雁找厉百程改名,供一个新名字,供一百天。

末尾的字必须是十二划,为的是化解她的孤单命。

小神仙带着算命求解的人去放生,放小鸟小鱼。


镜头切回厉百程的嘀咕——你光放生不养生,你害生,哪个意义大呢。

按摩院里,大年夜。

刚出道的小X姐,朝唐小燕跪下,磕头,唐是老鸨。

唐说,以后吧,你就是我的新姑娘,把我当你妈。

我的所有财产,就是你的,你给我养老。你要多少钱,三千?唐一一点给她。

唐小燕没有子女,从她的话语里,你感知到这种隐性的、害怕无人养老的恐惧。


唐喝了点酒,开始说自己十七岁时候的故事。

她曾经被一个黑社会老大带到田里——

她说,你知道吗,都没奸成,完事我还是处X女呢。

她真的醉了,不断念叨一些句子。

你知道吗,我很孤独,我需要安全感——做人,尤其女人不能太贱了,男人是什么东西啊——不要对任何人,男人,太上心,没用。

5第五回  避严冬厉百程返青龙县 看哥嫂老两口奔白虎沟

在长途车上,有一个农村青年,手机里放着一首Rap,全部都是*******组成的句子。

这部车是开回石珍珠老家的——河北省,青龙县.

县城显然是无法抵抗城市化的——城里的工作者不断带回新消息,新学到的生活方式。大多数人开始模仿那群先学会的少数人。

然后余下的人,再尝试再跟上半城市化的人。
每个人都在追赶一种生活。

厉百程在街上打听从前的消息。
从2001年那次之后,已经七年没回了

6第六回  回娘家石珍珠记忆尤在  扒祖坟石大哥是为后人

青龙县,白虎沟,石珍珠大哥出门来迎。石珍珠的眼神有些迟疑,她看到了这个曾经熟悉的家。

大嫂曾经对石珍珠很差,基本没有把她当过人看。

而现在,大嫂说话有些大舌头——原来,当年石珍珠被带走的时候,嫂子耳朵就聋。

她用不能控制的声音哈哈大笑,哈,家来了,还不吃饭?

石珍珠大哥对厉百程说——如果你不养活她,我还真不知道她能怎样。你修了这辈子,下辈子就好啦。

厉百程把镜头领到屋门外,用拐棍指了指石珍珠住了十几个冬夏的、一个半露的、盖着石棉瓦的小棚子。

现在,那里面是一只羊。
羊直起身,刚好就是棚子那么高。

十六年前,石珍珠从这里被带走。

而现在石珍珠犹犹豫豫地走到棚子前,靠在栏杆上,像个孩子。


大哥吃着晚饭,开始说这几年的各种人的生生死死。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人的生活变得单一

就最重视动物的根本性的东西,繁衍、病痛、死亡。

吃饱的欲望,各种欲望。每个人都不容易。

来到村里的理发室,厉百程开始说石珍珠头发的故事。

说每次石珍珠一剪头发,他就财运不济。

他还不让理发师剪多了,推来推去,像打架一样。

7第七回  找残联碰钉子冷脸官腔  住旅店嫖暗娼吐露私情

青龙县残联。到残联,厉百程想索要两份助残金。

他遭到拒绝。小官说,你就需要钱是吗,你弄个三百二百,管啥呢。

领导都不在呢,我只是给你解释解释。

这不是按人头发放的,去年给了你了,挺好了。

青龙县才二十多户残疾人,你还想摊着俩?你们家有三个残疾人,就能有三个了?

你得知足,你知道吗,国家给你点钱,就让你开开心心过个春节。

怎么能靠政府,你得靠自身,你知道吗,那么多残疾人呢。

你说你苦,总有人比你还苦呢。

这些对话,会发生在中国的每一个地方,可它们仍然那么刺耳。

有个老头,青龙县的老郑,边走边说自己找小姐的故事。

他领着摄像机去找那家按摩店,已经关了。

他没老婆,好不容易攒了点钱,想花在想了最久的事情上。

他一边说一边抱怨,小姐都那么老了,那么难看了,那么松了,三十,二十都不值啊。

都他妈四五十多岁老娘们了。

他不断咒骂那些花下去的钱,说不值得——可他需要这些。

厉百程找了家旅馆住下,说,别人问她,你找那傻女人,弄得了吗。

厉百程说,废话,弄不了我找石珍珠是干什么。

我收石珍珠我为了什么,我天天伺候她为了什么

有这个想法的人很多,但是没人说出来。

五十岁之前,我都找十块钱干两回的——厉百程开始回味,当年干完了,还能吻嘴。

他那么细致描述什么才是真正的、带有感情的吻嘴——他用了许多动词、形容词,并且闭着双眼——你感觉得到那种期待和憋了许多许多年的想象。

他说,不应该啊,当时不应该搞石珍珠。
当时大脑缺弦,现在扔不得,撂不得,不忍心了。

8第八回  四兄弟大难压身是凶宅 一把牌江湖游戏只为财

青龙县,狮子庙村,厉百程老家。厉百程大哥带他进屋。

厉百程在哥们儿四个中,残废得最早;打小挨兄弟欺负。

爹妈死后,老房子分给了大哥。

厉百程没房没地,这些年,一直流浪在外。

厉百程进屋,点着相框里的老照片,说

那个穿长衫戴礼帽的男人,是他姥爷。

是一个村里管事的人,相当于现在的县委书记。

他们家似乎人人都会一点算命。会算命的,都是懂人心的人。

晚上,厉百程和石珍珠,这两个都残疾的人,互相帮忙脱下厚重的外裤。

厉百程的腿由于残疾,那么细,只剩两根骨头。


厉百程在哥嫂家住了几天,遇到不少以前的老朋友。有个老头,杨文清,来跟他交流算命的门道。

老杨交给老厉几句—— “添添消,昨夜雨淋漓。雨过长沙满洞庭。

倒在江湖无人过,得澄清是处是澄清” 这是门光星口诀,掐算店铺开业吉凶用的,共计三十个字。

老厉念了一遍又一遍。

倒在江湖无人过,得澄清是处是澄清.

9第九回  三春归燕郊自有操练 五更赶辛集直待运来

燕郊镇,来年开春。厉百程做了几个算命工具,比如木马转盘。

厉百程为走一趟辛集庙会,操练起多年不用的“马前课”。

它是抽帖算命的一种;在江湖上已经不多见了。

他把电饭锅包上报纸,作为给算命客撒钱的小盆子。

赶奔辛集的路上,遇上别人出丧。别人把厉百程拦住。

对着棺材念了一通送亡人上路的咒语,别人塞给他五元钱.

河北省,迁西县。辛集庙会头一天。石珍珠非常乐,乐得都不知道在乐什么。各处都是特别原始的娱乐设施,山寨般的鬼屋、小火车。

厉百程边走边说,壮阳药吃了,那个没用,但是活血啊,走路管事啊。

走路就有劲了。老厉走进庙里,他这辈子,没进庙上过香,这次算是了了他的心愿了。

他说,观音菩萨,保佑我们厉百程夫妻二人,还有保佑世人,平安顺利,别无他求。

他掏出二十元,作为香火钱。

10尾 声  混江湖厉百程善恶掺半  度红尘石珍珠无益无害

一个引人思考的问题就是什么是人生的乐趣?什么是生活?我们可能觉得他们的生活没有乐趣,没有意义。但是老历反问导演,为什么要追求人生的乐趣?

生活就是活着而已。

其实他的这句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对于这些处于社会的边缘的边缘的人物来讲,能够解决最基本的性和食物的问题已经足够了。

他们仅仅就是为了活着,难道没有了人生的乐趣人就不活了吗?

不是每个人都像海子、顾城那些诗人一样,当生活失去了意义就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有时候生活很简单,就是呼吸着空气,闭完眼后还能睁开,其实就是所谓的“苟活于人世”。

这甚至也与坚强无关,他们并不是坚强的活着,而只是他们不想死而已。

这也许是他们另外一种诠释生活,诠释命运的方式吧。

导演甚至准备把“游民三部曲”扩充至五部,
《小凤》和《四哥》就用唐小雁和她的四表哥为主角。

唐小雁跟着导演跑遍大大小小的电影节,
见识了知识分子是怎么评电影、发奖、喝咖啡和装蛋的,
(引用的原话,目测出自导演口)
上过《锵锵三人行》,

 

气场不输以往节目中有文化的嘉宾们,
坦诚的表示自己是反面教材不宜效仿。

徐童的作品不多,评分却都不低:

因为他足够用心。
他记得这个浮躁社会的边缘还有些抵死抗争的小人物,
为了真实还原他们的生活,
主动融入记录对象及其周边环境,
和他们同吃同住。

如果把《算命》这部纪录片比作一本书,
它属于进展缓慢语言平实的那一类,
不动声色的给读者灌输力量。
就像当初第六代导演的一些作品,
能够震撼人心。

这个社会有许多唐小雁、厉百程和石珍珠,
徐童的意图在于让大众看见他们、关心他们,
可惜的是,这种独立制作的片子却因为种种原因
辐射范围很小众,
所以小编更觉得身负重任,
唯有勤奋安利啦。
那这颗安利你们吃下了吗?
最后以影片的片尾作为结尾:
天算之谓命
人算之谓运
沉浮着无止境的爱恨纠缠
最底层的人
依然拥有诠释命运的权利
这是上帝给予的最大公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