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草动物被吃都不反抗?为何它们不反抗?

进化是一件非常神奇,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在我们的进化思维中,往往会有一个误区:既然是进化,那当然就是越来越强大了,比如,巨大的力量、锋利的牙齿、强大的咬合力、锐利的爪子……就算是食草的动物,也应该具备这些功能以反抗捕食者的进攻。

然而,真正的进化并非如此——如果按照上述进化逻辑,现在的动物应该要比当初的恐龙更为强大,可事实上,现存的动物战斗力远远不及恐龙。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问题其实在于,进化的真正规则是更好的适应环境,是生存下来,繁殖下去,而不是比谁的攻击力更强大,毕竟再强大的攻击力也是不能当饭吃的。

很多人都很喜欢看恐龙科幻片,尤其是对霸王龙的战斗力非常羡慕,但是,霸王龙的灭亡也正是食物匮乏导致的——6500万年前一颗陨石撞击地球,导致了大灭绝事件,当时个头大战斗力强的动物几乎都灭绝了,因为匮乏的食物来源无法提供如此大个头的食量,大个头们只能活活的被饿死,想想都觉得太惨烈了。

对于食草动物而言,战斗力就更加没那么重要,为了生存下来,反抗并不是唯一的路径,甚至都不是主要的进化路径。

本文,就以羚羊所在的偶蹄目进化史来说明这个进化的神奇之处。

复杂的进化史

偶蹄目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它不只是包含我们熟悉的牛、猪、鹿、骆驼、河马、长颈鹿等,竟然还包括根本没有蹄的鲸和海豚。偶蹄目如此复杂的构成,也正好说明了进化的复杂性和残酷性。

从偶蹄目的名字我们可以知道他们的共同点,其每只脚的蹄数为偶数,要么是2,要么是4。

偶蹄目和奇蹄目动物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即古新世(第三纪的第一个世,距今6500万年~距今5300万年)的踝节目动物。

古新世时踝节目动物很繁盛,广泛的分布于北美和欧亚大陆,它们脑袋小,长有所有种类的牙齿,以杂食或者草食为主。它们的脚有五趾,蹄趾很窄,像爪或增大成蹄。

始新世(第三纪第二个世,约距今5300万年~距今3650万年)时,偶蹄目和奇蹄目开始分化。奇蹄和偶蹄,本身并没有什么优劣,只是代表了两个不同的进化分支,不过随着时间的发展,两者的差异越来越大。

在始新世时,奇蹄目是进化的主流,偶蹄目只是占据边缘生态位以维持生存。也许,正是因为偶蹄目劣势的生存环境,反而让偶蹄目进化出一种复杂的消化系统——多胃室的反刍功能,使其能够以低级草料为食,在后来的历史中占尽优势。

进入中新世(新近纪的第一个时期,开始于2300万年前到533万年前)后,全球气候开始变得干燥少雨,大量雨林枯亡,草原开始发育。草是一种难以消化的食物,拥有复杂消化系统的偶蹄目动物能很好的适应这种食物,并很快取代了奇蹄动物的生态位成为主流。

牛科是偶蹄目中最繁盛的家族

直到现在,食草动物中,偶蹄目仍然占据压倒性的优势,种类、数量和分布上,均远远超过现存的其他食草动物。

奇蹄目虽然后来也进行了相应的进化,但已经为时已晚,大多数后来都灭绝了。现存的奇蹄目动物中,我们常见的比如马、斑马、犀牛等,他们的消化系统仍然简单,不过他们也进化了出其他的优势,比如马以奔跑速度取胜,犀牛则以个头大防御攻击力强取胜。

有意思的是,犀牛的简单消化系统甚至成为它的优势。犀牛的消化系统非常简单,对食物只进行一次消化,由于消化率低,它只能大量进食。但简单消化有个意外的好处,它可以进食有毒植物而不中毒,正是依靠这种“不挑食”的优势,犀牛可以在非常贫瘠布满有毒植物的荒漠生存下来。

但不管怎样,相对于偶蹄目而言,奇蹄目在进化中的失败却是不争的事实。

偶蹄目的多样化优势

复杂的消化系统让偶蹄目占据了食草动物的主流,却没有阻止他们具有更复杂的多样性,甚至多胃室都不是偶蹄目动物的共有特征。可以说,偶蹄目的进化是最富有想象力的,甚至让人感觉它们根本就是不按章法出牌的。

1、超强的消化能力

超强的消化能力是偶蹄目的主流优势。偶蹄目动物除了猪科没有多胃室外,其他动物都有多个胃室,比如河马、骆驼、海豚有三个胃室,大多数鲸有四个胃室,初氏喙鲸则有变态的15个胃室,如此多的胃室,让偶蹄目具有比其他动物更强的消化能力。

不过,胃室多并不意味着就有反刍功能,具有最为完善的多胃室反刍功能的只有反刍亚目,其中,包括我们熟悉的长颈鹿、梅花鹿、牛、羊、羚羊等。

反刍亚目的胃有4个相通的隔室,前3个胃室合称前胃(瘤胃、网胃、瓣胃),不分泌胃液,食物在此贮存并可返回口中再次咀嚼;第4个胃室(皱胃)才有真正的胃腺,可分泌胃液,具有跟其他动物胃一样的功能。

食物经过多次前胃的浸泡和软化,混合唾液加咀嚼,以及胃内叶片(俗称百叶)的挤压,变成细碎的食糜,可以达到最充分的吸收。

因此可以说,偶蹄目动物以其超强消化能力在进化史中取胜,那么,反刍亚目则是这种能力的巅峰,也因此,反刍亚目中的牛科能成为偶蹄动物中最为繁盛的种群。

2、各种防御手段

单凭超强消化力,偶蹄目动物在众多食肉动物的包围下是无法生存下来的,他们还得有自己的防御手段。在进化中,不同的物种则分别进化出了自己的优势:

比如,牛进化出了强壮的身躯和令肉食动物害怕的角

羚羊则进化出了灵敏的听力和超快的逃跑速度

长颈鹿则进化出高大的身躯让狮子也觉得高不可攀

3、苦行僧——骆驼

骆驼可以说是偶蹄目中的“苦行僧”,在偶蹄目中,骆驼和其他所有动物的亲戚关系最远,他和牛羊的亲戚关系竟然比鲸和牛羊的关系都要远。

从这可以看出来,骆驼活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如果他的近亲们不是都被淘汰了,骆驼也不会这么一枝独秀了。

跟他的这些远房亲戚比起来,骆驼可以说是占尽劣势,消化力不够强,速度不够快,防御不够高,攻击力也不行——因此,骆驼十有八九是被自己的远房亲戚们挤压了生存空间,然后又被天敌们驱赶,才迫不得已跑到了荒漠中的。

荒漠中恶劣的生存环境,迫使骆驼进化出了相适应的生理结构,除了跟远房亲戚们共有的特征——多胃室反刍功能外,它们还进化出忍饥耐旱的本领。

骆驼的驼峰里存储有大量的脂肪,没有食物,骆驼也可以存活一个月。另外,骆驼还有强大的储水和节水功能,很多人认为,骆驼是依靠驼峰来储水的,这其实是个天大的误会。

在很渴的时候,骆驼可以一次性喝下自身体重1/3的水量,而这些水都储存在骆驼的胃里。骆驼有三个胃,第一个胃内附着20-30个水俘,就像专门用来装水的瓶子一样。

恶劣的生存环境造就了骆驼的忍饥耐旱,可以说骆驼在进化上是成功的,但这个过程也是残酷的,是以它的大多数亲戚灭绝为代价的。或许,要是骆驼的祖先当初在进化上稍有差错,我们现在就看不到骆驼了。

4、单胃室的猪

猪也是偶蹄目动物中的另类,它不但没有反刍功能,而且只有一个胃室。

至于猪是其祖先根本就没法进化出多胃室,还是进化出多胃室后又反进化成单胃室,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其亲缘关系来看,猪更可能是多胃室退化成单胃室的,毕竟其所有的亲戚都是多胃室嘛。

猪之所以会反进化出单胃室,或许是因为其选择了另一个食物方向。前面讲的偶蹄目动物,几乎都是食草动物,但猪这个大家族却是杂食性的。遇到的东西,只要是能吃的它们都吃,除了草和一些植物以外,它们还吃昆虫、蚯蚓、小型脊椎动物等。

由于不挑食,适应能力强,猪家族反而不需要多胃室的强大的消化系统了。另外,再加上其强大的繁殖力,以及部分雄性成员的强大獠牙,少有天敌,猪家族也作为偶蹄目家族另类茁壮成长,甚至在美洲泛滥成灾。

5、河马、鲸

河马和鲸则更加另类,它们竟然从陆地上又回到了水中。从进化角度讲,他们的祖先(也是所有陆生动物的祖先)都是在3亿年前从大海中走上陆地的,可是2.5亿年后,它们竟然又回到了水中,这也是进化史上的奇葩。

6000万年前,河马、鲸和牛、羊还是生活在陆地上的一家人,大约在5400万年前,它们祖先的一支开始进入水中生活,然后开始了完全不同的进化史。

相对于鲸而言,河马还是进化得不那么彻底的,至少它们还保留了祖先的很多特征,它还有完整的四肢,可以随时上岸溜达,甚至水草匮乏时他们还能到陆地上寻找食物。

而鲸和海豚则完全放弃了祖先的遗训,改变了所有的生活习性,彻底归入大海。它们的四肢完全退化,变成游泳用的鳍,再也没有回到大陆的可能了;他们的食性也发生变化,从吃素变成了吃鱼。

而且有意思的是,偶蹄目在陆地上要面对无数的肉食动物的追杀,可是下水后,不管是河马还是鲸,竟然都进化得非常强大,除了自己的亲戚外,几乎就没啥天敌了。为何会是如此结果,暂留以后探讨。

总结

偶蹄目的进化史和现存的形态各异的大家族,很好的诠释了“适者生存”,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方法不重要,重要的只是适应环境活下来。

很多人认为食草动物天生就是被肉食动物吃的,其实并非如此。没有谁是天生就被吃的,每一种动物天生就是要适应环境,不管是吃者,还是被吃者。

就算处于食物链的最顶端,食肉动物们也并非过得舒坦,他们虽然几乎不用防范什么天敌,但却要时常面临食物的匮乏。在食物充足时,他们可能会过一段舒坦的日子,但一旦进入食物匮乏期,可能面临的就是死亡甚至种群的灭亡。

在自然界中,并不乏被饿死的狮子老虎个体,在进化史中,灭绝的猛兽也是数不胜数,比如我们熟知的肉食恐龙、剑齿虎。

而对于食草动物而言,它们的优势则是食物充足,很少会担心食物匮乏,唯一需要担忧的就是天敌的袭击。

可是,没有一种动物是等着被吃的,他们都有自己的防御手段,甚至,它们的“被吃”本身也是一种生存策略。在进化史中,“被吃”就是一种淘汰的机制——弱者被淘汰,种群才能更加优良。

我们经常在动物世界里看到羚羊被吃,毫无反抗之力,但真实的场景却是,大多数时候,狮子、猎豹好一番潜伏接近,然后猛扑出去,羚羊以更快的速度,更骚的走位,一溜烟儿的跑了——要知道,现存的羚羊们都是被无数次淘汰后的幸存者。

其他的,如偶蹄动物中的野牛、疣猪、野猪、长颈鹿等,则都不是好惹的主儿,都有自己的防御手段,捕食者一不小心就可能自己受伤,进而会导致自己无法捕食而被饿死。

可见,食草动物也并不是天生就被吃的,他们都有自己的生存策略,不管用什么方式,甚至被动的用弱者被吃的办法,但只要活下来的,就是“适者生存”的佼佼者。

偶蹄目动物还进化出异类——从陆地上回到大海,从食草变为吃肉的鲸,他们的祖先在陆地上肉食动物围追堵截,回到大海却完成了“屌丝逆袭”,这也是相当的不容易的。

正所谓“条条道路通罗马”,偶蹄目的动物们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条条大路通往“适者生存”。

我们看到的是通往适者生存的路,但更多的被忽视的却是被淘汰的路

声明:多数素材来自网络,吃瓜需理智,我们已尽可能追溯来源,但还是无法考证的部分,如原作者看到素材,请跟我们联系删除!xiaobing1945@163.com
唯美小清新,科普冷知识,地理知识大全,好电影推荐 » 食草动物被吃都不反抗?为何它们不反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