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先杀了我父亲》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拍出了世界上最残酷的电影,抓紧看

来源:视界电影

难得看到一部关于柬埔寨的电影

动荡的柬埔寨,难得一见——

《他们先杀了我父亲》2017

导演:安吉丽娜·朱莉
编剧:安吉丽娜·朱莉 / 翁琅
主演:Sareum Srey Moch / Phoeung Kompheak
豆瓣  7.5    IMDb  7.2

同样是生活在蓝天之下,厚土之上的孩童,电影中五岁的小女孩琅的童年不知比我们艰辛了多少。

父亲是政府官员,母亲是家庭主妇,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生活本是乐无忧。

但一场劫难的突然而至,让这个幸福的家庭瞬间分崩离析。

往大了说,这一场劫难,受苦的不仅仅是他们这个家庭,而是这个国家的所有家庭。

新的统治者规定,他们的国家不再有城市,不再有货币,消灭一切资产阶级和私有制。

你目前拥有的一切都要统统上交给国家,这个国家从此不再有等级、身份一别,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地位,甚至连衣服都用浆果染成同样的颜色。

基于此,过去的政府人员,譬如老师、官员、医生等在现在都会受到最严厉的打击。

琅的父亲为了不被迫害,也为了这个家的完整,撒谎说自己是工人,这才躲过一劫。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新的统治者,将所有的人都逐出他们所居住的城市,并驱赶至各地的农庄干活。

它可不管你是男人女人,老头还是小孩,统统都得下地干活。

很难想象,六七岁的孩子被像犯人一样看管着,每天干农活的样子。

也很难想象,八九岁的孩子因肚子饿,在摘菜过程中偷吃了几根扁豆而被一顿训斥打骂。

除了干农活之外,还会被挑选出来成为所谓的“童子兵”,训练各种格斗杀人技巧。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不

新的统治者们对他们的摧残不仅仅体现在肉体上,更是在心理上。

这是最无情的恐怖主义。

在统治者眼中,他们哪里还能被称为“人”,分明就是一个个长着人形的无意识生命体。

像机器一般每天接受无脑而低级的体力任务,然后创造出相应的微薄价值,接着领取那少的可怜的口粮,最后拖着疲惫的身体睡去,明天又是同样的一天。

某天,琅的父亲被征召,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做工。

你没有反抗的权利,因为你的一切都属于国家,包括你的生命,你的灵魂。

最终父亲的结局可以预见,临别前的一眼成了琅心中父亲永远的样子。

父亲死后,母亲为了剩下的孩子都能够活下去,便让他们四散离去,找寻各地的工作营,以孤儿的身份自居,能够获得一口饭吃。

从那之后,琅再也没见过母亲和妹妹。

哥哥姐姐们散在了不同地方的工作营,而自己,则进了“童兵营”。

在这里,她目睹了太多的凶杀、尸体、血浆,整日做着噩梦。

有时梦到父亲被杀,有时梦到母亲被炸,这日子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这些,便是这个七岁孩子的童年。

也许有人会说,电影嘛,不都是编的,现实中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悲惨的故事!

是啊,这样悲惨的故事我也希望是编的,可不幸的是这的的确确是世上曾经发生过的。

电影的全名叫做:

《他们先杀了我父亲:一个柬埔寨女儿的回忆录》。

改编自柬埔寨裔美国女性作家Loung Ung的回忆录,真人真事。

而那故事中的“新统治者”便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红色高棉”。

电影中,琅一家被驱逐出城市一事,正是当时柬埔寨首都金边居民的真实写照。

仅仅三天,当时200万人的金边便成了“居民不足三万、只有一家“商店”、“没有小汽车、人人靠步行”的死城。

红色高棉称,这是因为美国飞机马上要来轰炸,后来又说是怕城里隐藏着大量阶级敌人。

事实呢?

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城市是资本主义的丑恶象征,它会腐化干部和群众,要想建设理想社会,就必须消灭城市!

且现实中的红色高棉比电影中更加可憎,电影中只是对旧政府人员的迫害,而现实中则是所有的知识分子,城市居民,军政人员等统统都遭到了“非人对待”。

因为这红色高棉想要建立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农业社会。

视知识为罪恶,不要学校,禁用书籍,没有婚姻,取消家庭,严禁传播西方文化、宗教信仰,全国没有邮政电信,没有医院,男女老少集体劳动,公共食堂集体就餐,按需分配全民供给!

结果呢?

在其管辖的三年零八个月内,柬埔寨至少有100万人死于饥荒、劳役、疾病或迫害等非正常原因,而当时的柬埔寨举全国也仅仅只有700万人口。
被称为20世纪最为血腥暴力的人为大灾难之一。

这是一段令人深省的历史,这也是一段让人不应遗忘的历史。

我们要感谢这位电影的导演,是她让全世界更多的人看到了这一段让人难以置信的历史。

放弃了那些明显更受观众欢迎,更能够挣钱的商业片,而选择执导这样一部厚重的传记历史片。

这样的导演,她当得起所有人的称赞。

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将最热烈的掌声送给本片的导演,并深深记住她的名字:安吉丽娜·朱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