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她穿着洁白的绒毛外衣,脸朝向你,趴在羽绒被上面。从正上方直直地打下来的灯光让五官下多出了几道投影,不是很自然,却让人觉得更加亲切。接着她把脑袋往右歪了,又往左歪了一下,用力笑了一下,坏坏的邻家感还像是像是你几年前第一次看到她时的那个样子,"接下来做什么呢?"

这个只有短短五秒的视频,把上原亚衣青梅竹马的气质发挥得淋漓尽致,即使已经退役多年,她只要在冲着屏幕外的你微笑,就会让人觉得她是只属于你的女朋友,这是她独一无二的能力。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视频挂在了一家虚拟货币交易网站上,创建者就是上原亚衣本人。每个人都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就无限次地重复浏览这个视频。

但是上原亚衣其实就是那种女人——每个人都会产生了自己拥有了她的错觉,于是就想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证明自己独占了她。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底下分别用英语和繁体中文写道:
上原亜衣是你的女朋友。
她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可複製的存在。
你有一個絕對的權利:
用區塊鏈把她緊緊地绑的權利。
上原亜衣的所有權將永遠屬於你。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男人的兽性和占有欲。

有人为此付出了二十个以太坊(四万五千美元),去购买一个人人可以复制、观看的JPG。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如果把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理解成一个巨大的每个人都可以去记账、查账的账本。那么NFT就是一个巨大的每个人都可以布展、撤展的博物馆,里面的展品每个人都可以随意去把玩、观看,甚至随便把复制品拿回自己的家,但是购买了一个NFT代币就相当于在博物馆的展出架上署了自己的名字。

自今年以来,NFT成了区块链圈子里面最热门的话题。数字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曾经创作了由5000副图片组成的巨幅GIF并制成NFT之后,由佳士得拍卖出了6930万美元的创纪录高价。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头像和各种各样梗图是构成NFT交易市场的主力。

例如最著名的NFT项目CryptoPunks包含10000多张不同的像素头像,截止至今最便宜的已经炒到了33万美元,整个项目一共产生了1.12亿美元的销售额。一个名为Nyan Cat的表情包Gif则被炒到了60万美元。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接下来一定要忘记那些天文数字。

本文不旨在向你推荐任何区块链产品,甚至本文的态度对那些数字货币有些怀疑。

就好像谁还记得前几年大家还在为着VR眼镜带来的赛博式的次世代狂欢,几年之后所有人看着那个巨大头盔式的眼镜时所发出的疑问都变成了同一个:"这玩意能看片儿么?"

色情行业总是容易走在技术的最尖端,它总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彰显着自己最大限度的"人道主义"。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七十年代的色情片经常以使用前卫的拍摄技术和特摄镜头而出名

之前网上经常流传着关于Pronhub在产品设计上惊为天人的段子。比如说"它视频的满意度是根据用户看完视频之后关闭网站的概率统计的",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发自内心地觉得这也许就是"一个产品经理到底能有多理解用户"的天花板了吧?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但是没几个人知道,虽然提起日本的网站,大多数人想起的都是上个世纪的老旧设计:使用起来卡顿、丑陋而且毫无新意。其实日本最大的在线成人视频销售网站,基本上每隔两个月就会改一次版,每次都会走在时代最前端。

最近的一次是在手机端里加了一个功能,只要点一下播放,一个硕大的播放器弹窗就会直接跳出来,不想看了点一下右上角的叉就会消失,回到刚才的网页不用重新载入。虽然是个无所谓的功能,但是我觉得比网页版Youtube好用一万倍。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图为该网站在原宿街头做的快闪周边店

不要去搜这个名字什么都搜不到的

性欲一定是一个能推动时代进步的东西,哪怕对于对此最不敏感的懒人也是如此。

同样的NFT几乎从进入大众视野的第一刻起就不可避免地和色情电影、成人明星建立了联系。

对新技术总是有些闭塞的日本,最早把NFT概念引入国内的就是两个AV女优——上原亚衣和波多野结衣。回想今年五月份,上原亚衣第一次发自己NFT广告的文案,"我相信比特币的崛起和美好的未來。我在区块链上刻下了我永恒的精神和愛,祝福这幅作品的主人好运。"

那一刻,我都觉得两位老师成了全日本最具有极客精神的人。同样作为区块链主义的布道者,我可能一辈子理解不了中本聪在密码学领域的建树,但是我知道,她俩至少启蒙了我的生理卫生。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反正没人知道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比特币的发明者)长什么样子

他为什么不能是个有着G罩杯的漂亮姑娘呢?

当然日系成人影星的NFT作品大多在主流平台上发布,抛开它NFT的属性,大多看起来就是一张全年龄向的写真。

在直播领域,*C2(日本最大直播网站)的直播频道上面不花钱只能看看樱花妹各种花里胡哨地遮蔽敏感部位的技巧。但是到了Ch**urbate(全球最大直播网站),人家一般都大大方方在那里摆着,随便看,给多少钱是你的事儿。甚至就连预告片DMM的也要比某个黄黑色调的网站上的短得多。

欧美的演员们直接成立了一个网站,专门出售具有NFT性质的成人视频和图片。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这种差别就好像是欧美的那种脱衣舞俱乐部文化,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胸脯,但是把钱往空中撒的人玩得最开心。

很多人会好奇,购买NFT到底是不是击鼓传花式的投机游戏,就像是所有被炒作得价格离谱的虚拟货币一样。

对于购买成人NFT作品的人来说绝对不是。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一部NFT电影作品,看封面似乎还是奇幻主题的

“许多买家并不真正关心在区块链上买点东西,因为他们只是想打飞机。”那家专营NFTPorn的网站这么说道,“但他们中的一些人真的很喜欢拥有这个数字代币的想法,并去购买他们最喜欢的演员生产的特殊图像。”

最简单的道理是一个收藏品不那么见得了光的时候,它的炫耀功能本身就已经得到了削弱。除了刚学会上网的青春期男生,没有人会兴奋地告诉朋友,"我刚找到一个超屌的毛片"。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我买比特币纯粹是出于崇拜技术

另外如果说一枚虚拟货币是一张纸币,那么NFT就像是纪念币,每一张纪念币上面画着的画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么当纸币上面图画的价值超越了纸币的价值本身的时候,它的价格毫无疑问是真诚的。

不过一旦想到,有人在拿着一张钱币打着飞机。好像突然有种觉醒什么新奇癖好的冲动。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财富的本质从来就不是支配、或者是炫耀。钱不是我的,不管我拿它买了一个直升飞机,还是垒了一整面墙天天炫耀,那些钱都不是我的。

但是如果我占有它,它还能满足我内心深处那些生理上的冲动,我和我的财富之间才产生了类似亲密关系的依赖感。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占有才是财富的本质,不论谁在使用它,以何种方式使用它,或者是我拿它来做什么,它都是我的,隽永而且稳定,谁都改变不了它。

这几乎与亲密关系最突出的属性如出一辙,如果我能证明一段亲密关系的隽永和稳定,我可以从中得到多么强烈的安全感。最大的遗憾是,爱情不能被区块链证明,性欲却可以,只需要一步NFT加密的小电影就好了。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曾听说过一个故事,日本一个地区完全禁止色情杂志之后一个老头专门骑着车,去给中学门口每一个经过的孩子,发一本自己收藏几十年的色情杂志。然后告诉经过的孩子,"不能让你们的青春不完整。"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全裸监督里面,一排高中男生围着刚刚偷到的色情杂志
用橡皮拼命擦着马赛克的画面
最终成为了那一代人共同的记忆
阴暗而且带着一点不透明
但是却成为了一代人的默契

不知道有没有孩子拿起自己手里的智能手机,打开一个网站,告诉他什么叫"蓝光无码"。

每一代人都得有自己的最新潮流媒体技术去承载自己的小电影。就像跟现在的孩子提起来"快播",没有人会在嘴角再漏出一丝心有灵犀的坏笑。

但是那个流媒体工具对他来说就是自己年少时最强烈,最纯粹性欲的载体。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谁知道这个时代那些欲望会不会变成区块链上的一串代码。

后现代消解着一切,甚至于性欲都变成了一串代码和这串代码所代表的毫无意义。与其说是在赛博构成的消费主义世界里购买各种各样的符号,失去了本质和意义。但也许它比你更懂本质是什么?

1 - 有了NFT,谁还需要Pornhub?

有些时候,你所追求的一切都不是本质。它只是符号化的炫耀、占有。和性欲结合在一起,这一切就成了人性的最好体现。

当它到了你手上的时候,那种唯一是你所有拥有的。

那就是我们疯狂地,同时也在创造并且利用着的价值。

撰文 三F王    编辑 三F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