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喵站
吃瓜,学习,涨姿势

韩国扫黄吗?韩国扫黄为什么越扫越黄?

如果让你选出“性”最开放的国家,八成你要脱口而出:“日本”。

实际上,这老大哥的位置早就坐不稳了。

早在2002年,韩国犯罪学协会就曾公布过一组数据,在所调查的1050名韩国男性中,一半以上去过大保健。在20岁以上的男性中,20%以上每周至少一次大保健。

图片

到了2016年,韩国成年男性的嫖娼率稳步上升,达到55%

2011年《日本时报》的一份调查显示,韩国男性在色情行业的人均消费为527美元,力压日本的370美元成为亚洲乃至全世界的冠军,韩国人每年性交易的付费金额达14万亿韩元(约合746亿元人民币),人类有史以来之最。

图片

韩国色情产业发展数据

2021年5月4日,首尔市立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韩国的母亲河汉江里,伟哥成分超标,每到周末,汉江内壮阳药的含量就会飙升,可谓相当离谱。

图片

伟哥超标,和汉江两岸众多的夜店脱不了干系

但这离谱倒也有迹可循,毕竟这不大点的地方,每年就要卖出1576亿韩元(约合8.3亿人民币)的壮阳药。

图片

韩国政府官方数据显示,该国从事色情行业的人数约50万,妇女组织不同意这个数据——她们认为至少在100万以上。

反正都算够多的,韩国总人口只有5000万。

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日本,但韩国情色产业如今的这个局面,和日本脱不了干系。

二战期间,为了满足士兵的生理需求,日本号召女人们奉献身体犒劳前线军人,也就是臭名昭著的“慰安妇”制度。

图片

 

自己人不够,就从中国和韩国抢,日军打到哪,慰安所就开到哪。

据统计,当时至少有14万韩国少女被迫成为慰安妇。她们很多人都因此染上性病,不得不切除子宫,导致终身不孕不育。

后来,日本投降,朝鲜半岛一分为二,美国扶持李承晚成立大韩民国。

成立初期经济惨不忍睹,人均GDP不到朝鲜的三分之一,大量国民拖家带口往朝鲜跑。政府为了拉升GDP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支持民女卖春,甚至鼓励之前的“慰安妇”们重操旧业。

图片

生活在美军基地旁的韩国妇女

这命算上续上了,但想起飞还得靠美国爸爸的经济援助,为了留住美国大兵,韩国政府把60%的妓院开在美军军营周围。

图片

登记在册的“洋公主”有2万人,当时驻韩美军才6万人

当时全民穷困潦倒,当妓女甚至算是“轻松”的高薪职业,越来越多年轻女孩加入其中。据统计,1953年韩国有超过35万失足妇女,她们的营业额,占全国GDP的四分之一。

1961年,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张勉政府。美国爸爸不高兴了,为了伺候好驻韩美军赚取更多外汇,朴正熙政府批准了性交易合法化。

图片

朴正熙还有个日本名字:高木正雄

为了让韩式大保健打败日式服务,政府建立了“性”旅游区,为妓女们解决住房问题,定期为她们体检,甚至出钱大搞培训班,让妓女们学习英文、西方礼仪和姿势……此外,还衍生出了飞机屋、玻璃屋、亲吻屋、公交室等五花八门的特色项目。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通过政府的洗脑,妓女成为了一份受人尊重的职业,地位甚至比某些官员还要高

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色情行业为韩国创造了1000万美元的财富,相当于当时韩国GDP的4%。

1966年韩国《新东亚》杂志写到:只要利用好女人的肉体,就能振兴韩国。韩国政府也点赞道:性工作者用身体拯救了国家经济,是美韩两国的民间外交官,更是真正的爱国英雄。

性工作者,是“汉江奇迹”的奠基人。

图片

“汉江奇迹”,指韩国在朴正熙的领导下实现工业化和经济腾飞,人均GDP从1960年的82美元增长到1980年的1592美元

虽然夹杂着血泪,但“汉江奇迹”之后韩国人民的腰包确实鼓起来了,饱暖思淫欲,欧巴们决心雄起:当年鬼子和美国佬玩得起,我们现在也要玩!于是,韩国男人开始接力成为最大消费群体。

90年代中后期,庞大的色情市场仅靠韩国女性已经撑不起来了,大量欧洲和东南亚的失足妇女涌入。2003年的一项统计显示,韩国人每年花在性交易上的金额占到韩国全年GDP的4.1%

图片

图片

欧巴们对于肉体欲望的追逐确实凶猛,对于有钱有势的人来说,大保健是满足不了他们的,有买卖就有杀害,职场、演艺圈、政界,充斥着各种“性贿赂”。

当然,“出口”也并没有停止。

2009年美国军务部发布了《韩国肉体交易现状报告书》,将韩国定义为“性出口国家”,每年有超过5000名韩国女性通过加拿大进入美国,很多都在从事性交易,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3个小时。

图片

报告发布的同年,还发生了震惊韩国的张紫妍案。

经纪公司给她开了个VIP包房,迷晕后让达官贵人们对其施行性侵。张紫妍报警后警察不但毫不作为,还对其花式羞辱。经纪公司眼见没事后更是越发丧心病狂,据统计,张紫妍至少向31位韩国要员提供了上百次性服务,甚至连父母忌日时,她都要被拉出去陪睡。最终,不堪忍受的她选择在家中自尽。

图片

图片

以张紫妍为故事原型的电影《玩物》

张紫妍并不是个案,2010年韩国女性政策研究院对111名女演员进行了关于“潜规则”的问卷调查,其中有45.3%坦言自己曾被要求陪酒;58.3%曾受到过语言和视觉上的性骚扰;遭遇过肢体性骚扰的达到31.5%,有21.5%被要求发生性关系,甚至惨遭性侵犯(6.5%)。

图片

图片

李胜利的夜店内,充斥着毒品和性交易,连未成年人都不放过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文化传媒行业的审查尺度相对宽松,R级片百花齐放,虽然其中不乏艺术成就很高的经典。

图片

《色即是空》

图片

《奸臣》

图片

《霜花店》

图片

《下女》

图片

《布拉芙夫人》

图片

《娼》

但很大一部分还是低俗粗俗的劣质产品。除此之外,各类直播性喜剧小电影小黄油甚至是擦边球女团都做得有声有色。

图片

图片

图片

比麻豆传媒强点有限

这个领域我们不太了解,就不展开聊了。

图片

图片

当然,也不是所有韩国人都希望色情行业泛滥,前总统卢武铉尝试过改变。

他一上台就颁布了《性买卖特别法》,正式宣布性交易非法,4年内取缔了5万多家色情场所,抓获从业女性30多万人。

图片

然而,韩国的色情业和韩国财阀高度绑定,说到底,他们的蛋糕动不得。扫黄运动很快就受到了强大的阻力,最终卢武铉不得不妥协,将色情产业转移到了黑暗的角落里任其野蛮生长。

图片

没多久后,韩国色情业就重回巅峰。

图片

文在寅上台后,也曾对色情业重拳出击,不过他的对象不是财阀,而是平民罪犯,所以N号房主犯赵主彬被判了40年。

图片

图片

2020年3月韩国爆出N号房事件,N号房运营者用威逼利诱等残忍手段,强迫受害者进行色情直播、拍摄色情图片和视频

虽然这样的判决大快人心,但对财阀阶层没什么影响。

对此文在寅表示无奈:“法律已经阻止不了他们了,除非我们能改变整个文化和态度。”

哪有那么容易呢,色情文化早已深入骨髓。

图片

韩国偷拍产业猖獗,多次爆出各类“不雅视频”“偷拍门”事件,娱乐圈是重灾区

从业者什么年龄段都有,满头白发的老人为了揽客,常常需要站街六七个小时。搜索关注“太狗血了”,一个让你欲罢不能的公众号。她们也觉得不好意思,但为了活下去又没别的办法。一位78岁的妓女叹道:“如果可以的话,没人想干这行,今天我们沦落至此,是整个社会的错。”

图片

图片

图片

《酒神小姐》

图片

宝佳适(Bacchus)韩国知名功能性饮料,当地一些老年性工作者的拉客暗语

图片

2014年,120余名曾经为驻韩美军提供性服务的妓女将状告韩国政府索要赔偿,声称韩国当局曾积极支持她们的工作,但现在她们老了,当年的“制度”令她们穷困潦倒

总而言之,只要财阀还控制着这个国家,韩国的色情业可能永远也治不好,汉江水里的伟哥浓度也只会越来越高。

赞(4)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韩国扫黄吗?韩国扫黄为什么越扫越黄?》
文章链接:https://www.bachemiao.com/256805.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业余吃瓜,理性学习,发现美的世界

小清新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