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喵站
吃瓜,学习,涨姿势

细伟是真实事件吗?细伟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细伟真实事件原型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一个中国人在泰国被制成干尸,陈列在博物馆中接受万人唾骂,而且一放就是60年,他之所以被放在这里,是因为人们觉得即使死亡也许刷不了他所犯下的罪行,他叫黄细伟,这个名字在中国也许很陌生,但在泰国却是家喻户晓的恶魔,大人们都拿吓唬小孩子,再不听话,小心被细伟吃掉,那么他到底干了什么?让人们对他这么痛恨?

最初的无视从名字开始

黄细伟原名黄立辉,中国广东人,他参加过二战,十九岁的时候,为了追求新生活,他来到泰国投靠多年未见的叔叔,在前往泰国的移民船上,黄立辉瘦弱的身躯混杂在杂闹的人群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他的眼中充满着初到泰国的迷茫,无助和好奇。

他对一名海关登记人员说出自己的名字,但由于语言不通“立辉”被登记成“细伟”,他很着急,并耐心地解释,“立辉”不是“细伟”,可是登记人员根本不在意,直接写下了“细伟”。因为没钱交费用,细伟被强迫剃光头发,他的反抗却被剃头刀刮破了头皮,鲜血顺着他的脸庞滑落,他的眼中除了愤怒,害怕,还有无奈。

泰国留给细伟的第一印象只有冷漠,他被关进一座监狱,在这里的人们一个个被领走,只剩下了他孤单地躺在地上,直到第二天叔叔才来把他接走,看着眼前繁华的街道和喧嚣的人群,细伟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他对着街边的佛像双手合十认真膜拜,希望自己能出人头地,将来可以把母亲接过来享福。

一个中国人被制成干尸 在泰国一站就是60年

第一份屈辱的工作

叔叔将他安排到一家鸡厂工作,看到老板以后,叔叔潦草地认同老板“细伟”的叫法,黄立辉也只好点头无奈的接受了细伟这个略显卑微的名字。

这才是他在泰国屈辱生活的开始,叔叔把他送到鸡厂之后就再没出现过,留下笨拙的细伟,在这里日复一日的辛勤劳作。老板一家对他非常苛刻,吃饭时他想夹菜,老板娘都不允许,他只能吃白米饭。寄人篱下的他只好忍气吞声,睡觉也只是在厨房打地铺,一大早就被老板家的孩子踢醒,开始一天繁重的劳动,孩子们经常对他恶作剧,把他唯一的白衬衫染上鸡血,在他工作的时候故意把鸡血洒到他的身上。

他拿起小刀吓唬孩子,被老板娘看见,老板娘拿起木锤将他敲晕,当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他受够了老板一家的欺辱,在老板一家都出门时,细伟拿上老板娘锁在抽屉里的零钱踏上了开往外地的火车。

亲手葬送了唯一的希望

人生地不熟的细伟只能找到一份在码头背沙袋的工作,因为天生体弱并患有肺病,这份工作对他来说非常吃力,身处异乡的他处处受人排挤,由于性格孤僻,他总是受尽欺辱。

工地老板的小女儿阿梅对他非常好,在细伟休息时给他倒水喝。阿梅拿着一朵橙色的小花,摸索着正在睡觉的细伟的脸,这一刻让身处黑暗中的细伟第一次感受到了人世间的温暖,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随着细伟病情的加重,他干活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他用身上仅有的钱买了一副中药,可细伟刚从药铺走出来,他的药就被其他工友夺走,他们把药包丢来丢去,最后药包被丢进了脏水中,看着掉在水里的药包化的不成样子,他不由的痛苦彷徨,无助的细伟此时转为痛恨,但又不知所措。

细伟在睡梦中好像又回到了国内,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战场,由于战后后遗症影响他经常会做恶梦,在梦里他死死的抓住一个日本兵的脖子,而此时阿梅正过来找他玩,他一把抓住阿梅,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细伟又好像听到了战友们嘶杀的叫喊声,等他清醒过来时,那个唯一对她好的可爱的阿梅就这样被他杀死了,细伟痛苦万分,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残酷的命运安排他亲手杀死了他当前唯一的欢乐与希望。

阿梅的尸体很快就被发现,警察前来调查,与警察同行的还有一位女记者,她不断地向工人了解情况,寻找着杀人的线索。她在询问细伟的匕首时,细伟告诉她那是母亲留给他的,女记者看他咳嗽的厉害,给他留下了一点钱,让他买药,就离开了。

一个中国人被制成干尸 在泰国一站就是60年

命运又一次把他打入地狱

泰国各地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小孩被杀的事件,但没有人怀疑体弱多病的细伟会是杀人凶手,看到细伟的病越发严重,已经不能适应这种重体力工作,工地老板给他重新介绍了一份轻松一点的种菜的工作。

细伟非常努力,每天都在田里耕作,看着绿油油的菜,他又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再次看到了希望,可是命运再一次把他重重的摔回地狱,一夜的台风毁掉了他辛辛苦苦种出来的青菜,细伟看到暴雨后青菜,水车尽毁,犹如看见人间地狱,希望似乎从来都不属于他,他坐在狂风大雨过后的菜地,抬头仰望着天空,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天要如此捉弄他,为什么连活着都成了一种奢侈?

菜地尽毁的打击也让细伟的病情更加严重,他没日没夜地咳嗽,细伟不想死,他想活着,他想起了小时候妈妈为了给她治病,买下死刑犯的心肝给他煮水喝,说是可以治自己的病,于是他带着妈妈留给他的刀,悄悄来到了夜晚的游乐场,他用红色气球引诱到一个小女孩,他强忍咳嗽,慌张的捂着小孩子的嘴,把小女孩带到火车经过的桥洞下,漆黑的夜里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在火车的轰鸣声中,他伸出了罪恶的手臂,细伟取出东西后放在破锅熬出汤,再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捧着带缺口的破碗,尝了尝汤的味道,这让细伟想要呕吐,但是为了活命只能继续喝下去。

从此就是不归路

细伟因为悲惨的命运,完全从受害者转变成了凶手,等警察再次发现小女孩的尸体,他已经又一次坐上了离开的火车。细伟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他已经没办法了,他只能再次寻找下一个目标,他盯上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小女孩,只用了一根冰棍就把小女孩骗走。这次他的行动淡定而且从容,再没有了第一次的慌乱,他把小女孩带入山洞,再次实施了杀害,就在细伟仓皇逃跑时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一个小和尚,当警察勘察现场时,记者一眼就认出这是细伟的刀子,据小和尚向警方描述以及记者回忆,警方画出了细伟的画像,警方开始了地毯式搜捕。

与此同时,泰国各地陆续发生了多起杀害儿童的案件,儿童心脏都被残忍挖出,一时间“挖小孩心肝”的恶魔令整个泰国人心惶惶,民怒沸腾,警方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而这时的细伟孤独地坐在岩石上,远处欢快的孩子的嬉闹声,吸引了他的注意,风筝高高地飞在天空中,细伟好像又看到了他的母亲,看到了小时候与兄弟姐妹一起放风筝的场景,他拿着风筝带着略显狰狞的笑容走近小男孩,小孩子发现不对头开始反抗,被细伟抓了起来,就在细伟不注意的时候,小孩子跑掉了,爬上山崖,细伟没有追上。过了许久,小孩子以为安全了,便从山崖上下来,但还是被等待多时的细伟逮到。

赶过来的警察和女记者把细伟包围了,他手持那把妈妈给他的小刀狂乱挥舞,他已经彻底疯狂了,就在这时细伟却听到有人大声叫他的名字。“立辉?立辉?”他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叫他的真名了,他好像又看见了自己的母亲,又一次听到了母亲对他的呼唤,是母亲来接他回家了吗?女记者缓缓走近他,接过细伟手里的小刀,细伟就这样在幻觉中被警方扑倒。

一个中国人被制成干尸 在泰国一站就是60年

为了回家认下所有罪名 结局令人唏嘘

而泰国警方想让他认下近期发生的七起杀害儿童的罪行,以平息国内不断沸腾的民怨,律师则欺利细伟说只要他认罪就可以回家,虽然明知不太可能,但细伟还是抵抗不住回家的巨大诱惑,他认下了属于和不属于他的所有罪名,然而等待他的不是回家,而是死刑。

他成了平息民怨的替罪羔羊,他成了一个令人闻之变色的“连环杀人魔”。受害者家属强烈要求将细伟死后尸体制作成干尸进行示众。就这样,黄细伟成了一具站立的干尸,一站就是60年,直到2020年,这具干尸才被同意火化。

后来女记者写了一段话发人深思,“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凶手还是受害者,那个真正的凶手不知藏在什么地方,细伟杀死了孩子,然后警方又杀死了黄细伟。”

人终究没能拗过命运的摆布,在一次次的打击中,失去了仅存的一丝丝希望。细伟原本也是善良之人,只是生活把他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凶手。

赞(4)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细伟是真实事件吗?细伟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细伟真实事件原型故事)》
文章链接:https://www.bachemiao.com/225744.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业余吃瓜,理性学习,发现美的世界

小清新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