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2020年疫情还未过去,万万没想到,在年底的最后一刻,台湾又爆出了“艳照门”事件,震惊整个社会。据悉,台湾警方接到一起报案,业篮球联盟P.League+旗下混血球员谭杰龙17岁时遭情色诈骗集团设局,拍摄多段自慰影片,被盗录贩卖。

来源:电影工厂而且三年来被多次威胁,不堪其扰。最后终于受不了,选择了报警自救。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球员谭杰龙

经过一系列的调查,警方发现此次受害者涉及颇广,遍布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泰国,新加坡,日本等地,不仅有运动员,还有模特,演员等公众人物。
更没想到的是刚刚凭借《幻爱》入围金马奖的香港演员刘俊谦,也有私密照片外流。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该次事件尤为恶劣,比年初时的“N号房”还要可耻。

犯罪团伙不仅将私密视频进行盗录和贩卖,还对每部影片的人物特征进行了详细标注;涉及到知名人员,还会进行一段强调介绍,名人们的视频能售卖到近万元新台币。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自慰视频被当成资源贩卖

卖家声称,“若买家出的价格够高,甚至还能指定下手目标”。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这事情被媒体称为“台湾篮坛艳照门”。

然而正如上面新闻所说,这些流出艳照的球星并不是自己上传艳照的暴露癖,也不是自己拍了不小心被人传到网上。

他们的视频、照片是被犯罪份子盗录的。

盗录的手段并不高级,就是用“美女裸聊”作为幌子,骗他们脱衣服做出抽搐动作,然后录下视频威胁勒索。

一位受害者接受采访时表示,对方最初以轻松聊天的方式来接近他,一段时间后会提出更多要求,后来甚至引诱其作出指定的姿势和动作。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还有的干脆是黑入摄像头,然后和受害者假装调情,乘机盗录视频。

无论哪种,都是彻头彻尾的犯罪。

会有人问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傻?并不傻,当时只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而已,而且这些人的还很“憧憬”这种“香喷喷”的“艳遇”……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这其中不少当事人,在被盗录视频的时候根本就没成年, 比如前面提到的谭杰龙,他被盗录视频的时候只有17岁。

天知道未成年小男生无处发泄的性欲有多旺盛,更别说在赤裸裸诱惑面前还都是练体育血气方刚的小男生。

要知道把未成年青少年的自慰视频在网上售卖,在哪都是严重违法行为,是对当事人隐私权、人格权的巨大伤害。

然而,一些网友也不声讨犯罪者,反而到处要种子,甚至怪网站查封的太快,让他们没看到视频。

他们完全不考虑这些视频是被盗录的,是违法的。

公众不断传播这些视频,观看这些视频。媒体不断追问谭杰龙,为什么要拍这样的视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最后逼得这些被盗录视频的受害者,反而需要向公众道歉: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事件一出,顿时引起了舆论的一片喧哗·····,各界也是人心惶惶。

如此大肆传播,甚至公开售卖,无疑是对当事人隐私权的一种侵犯。

这简直就是让受害者为加害者的犯罪行为买单!明明是受害者,却因为自己受害这件事,要向公众道歉。

此次被曝光的私密视频其实就只是一个个单纯的自慰短片,跟情色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只要牵扯到「性」,舆论就变味了。

大多数人都「谈性色变」,更别提加强「性教育」的观念了,因为在人们眼中,“性是肮脏的”,“性是邪恶的”,“有欲望的人是可耻的”。

对于这次事件,台湾职业篮球联盟P.League+创始人黑人陈建州怒斥媒体的同时也做出了一个教科书级别的回应。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采访开始,陈建州对记者们发问:

“这些影片你们都看过吗?”

现场没人回答,他再次追问:“有谁看过吗?知不知道是什么内容?”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明显可以得知都没有人看过,但媒体却用“桃色”,“性爱”等词汇来描述此次事件。

这次被曝光的视频中,大部分内容都是在网聊时被盗录的自慰影像,不涉及到第二人,也没有任何情色交易。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陈建州说,“你们连自慰都不敢讲”。这是每个人这一生都可能会有自然反应的行为,怎么就成了危害社会的行为。

一种正常的自然反应,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一种经验,它不可耻,也不应该被污名化。

陈建州在这次发言上,做到了直接坦诚,不卑不亢,值得一句respect。

著名心理学家佛洛依德说,性是人类行为和人格形成的核心驱动力之一。

性是人类原始的欲望,并不可耻。

1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原本此次的台湾“艳照门”事件只是一个单纯的自慰短片,对普通人来讲,也是一个日常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却被一些不法分子和媒体演化成了污秽之事。

而且当事的这些男球员并不是暴露癖,也不是有意传播淫秽视频,他们也是受害者本身。

其实我们都应该像陈建州一样质问媒体:

“po影片这个事情,你们有先检讨吗?你的目的是什么?想毁掉球员,还是毁掉tw的社会价值?”

把“性犯罪”事件变成贩卖情色,看受害者的笑话,这才是最可耻的行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唯美小清新,性感涨姿势,地球知识局,软件黑科技 » 2020台湾“艳照门”,比N号房更恐怖…

赞 (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