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游戏下载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提到妓女,印象里一般是浓艳的香水,暴露的衣装,以及暗夜里的销魂暧昧,人们习惯用“沦落”来形容她们。这个行当被称之为“罪恶滋生”的温床,认为只有走投无路的女人,才会选择过那种生活。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但今天的故事中,一个高贵美丽、硕士毕业、满心想当心理医生的女人,自甘做了妓女,还成了“名妓”。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这是一部为性工作者和残疾人发声的澳大利亚纪录片:《Scarlet Road/伟大的性工作者》。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女主叫瑞秋·沃顿,从事妓女行业20多年,恩客无数,但每一个都不简单。盲人、脑瘫患者、交叉性别者.....她的恩客全是残疾人,这也是她接客的唯一要求。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沃顿大学的专业是心理学,那时的她梦想是成为一名心理医生,为此,她选择读研,让自己离梦想更近一步。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人生轨迹,由于这个决定,被彻底改变了。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沃顿参与了“残疾人心理学”的课题研究,内心深处对残疾人很好奇,并且渐渐萌生出一个想法:帮助他们,让他们能够感受到,自己被当做正常人对待。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说到残疾人,你想到的第一要义是什么?

如何照顾好他们的身体?但可悲的不是残疾本身,而是不被当做正常人。沃顿在做学术研究期间,深深地了解到,这些残疾人也想要接触异性,想要拥有被另一半爱护的温情。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然而穷极一生,大多数残疾人也无法享受这一切,似乎失去了身体的某一机能,整个生理需求也随之消散,或者说是被人忽视了。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将心比心,在读研的第二年,沃顿做出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决定,不做心理医生,她要成为一个专门为残疾人服务的性工作者。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于是,在光明敞亮的前途面前,她“自甘堕落”了。在许多人眼中,用“不可理喻”也无法表达他们对沃顿的看法,尽管在澳洲,妓女是项合法事业。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无论外界怎样劝阻,她都坚定地开始了自己的事业,第一单生意是个脑瘫患者,很年轻,名叫Colin,而那天,也是Colin的初夜。在此之前,他几度活不下去,恨不得早早了结自己,但与沃顿相识后,他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Colin回忆:“当我意识到,虽然我得了脑瘫,但我也能享受快感,这感觉太幸福了。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此后二十多年,年轻的Colin变成老大叔,活力四射的沃顿变成知性女子,他们的友谊却一直保持,沃顿会定期给他做检查,为他疏导心理问题,直到最后陪他走完这一生。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顺利完成第一单生意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她坐实了“妓女”名头,但一点也不后悔,甚至还有隐隐的开心,因为那一夜已经证实,残疾人的内心深处,藏着深深自卑的同时,也有想要被爱的强烈渴望。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沃顿打算继续走下去,帮助更多残疾人。麻痹症患者、盲人、瘫痪者,聋哑人、肌肉萎缩者,全都成了沃顿的服务对象。他们有的行动不方便,有的五感缺陷,他们不能自理,常常对生活感到绝望,但都在遇见她的那一刻,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简单的鱼水之欢,根本起不了如此大的作用,她要做的,也不止如此。很多客人都是他们的父母送来的,沃顿首先会先了解对方的病情,然后根据个人状况制定专门的计划,运用心理学知识,让他们感受到爱和尊重,让他们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她还有两个特殊客人,一个叫马克,也是个脑瘫患者,一个叫约翰,患有多发性硬化病。说特殊,是因为他们一起参演了纪录片《Scarlet Road》,一部为性工作者和残疾人发声的片子。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马克第一次见到沃顿是在妈妈的陪同下,没想到之后就再也放不下这个人,与她交流成了生活的一部分。马克在交流过程中感受到自己病后母亲的伤心,也感受到自己振作起来后母亲的欣喜,这一切都归功于沃顿。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另一个客人约翰常年只能坐在轮椅上,整个身体只有下巴能动,用以控制轮椅,医生也已经给他下过诊断书: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动。然而,奇迹出现了。在和沃顿相处一段时间后,他能动了,医生和亲人都非常惊讶,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奇迹就是沃顿。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纪录片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虽然最开始导演找上沃顿的时候,她拒绝了,因为社会对于性工作者的非议太多,自己再坚强也会受伤。但经过好几次的邀约后,她想,这未尝不是个机会,把残疾人的心理和生理需求摆到台面上,让人们重视起来,到时候就算自己受到诽谤和辱骂也值得。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片子播出来后,反响非常大,并在国际上得到一致好评,甚至一举夺得了沃尔克雷新闻奖。政府也开始关注性工作者的权益,无数人给沃顿发邮件留言,表示支持、鼓励以及感谢。唯一的遗憾,就是在影片播出前,约翰去世了,幸运的是,沃顿陪着他。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其实,她已经送过很多客人去天堂了,或者不该叫客人,而是朋友,亲人。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之后,沃顿与同为性工作者的朋友,一起创办了“感触之家Touch base”,专门为残疾人提供服务和帮助,而且里面的性工作者不是谁都能做,必须接受严格的培训,掌握必要的知识后方能上岗。这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家非盈利妓院。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现在的沃顿,主要负责“感触之家”的管理工作,还不时主持纪录片的放映会,到大学里的专业论坛上演讲,参加世界性健康大会等等,只为让更多人意识到,残疾人也有正常的生理渴望。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世界很大,条条框框却太多,刻板印象在脑海挥之不去,我们似乎还没有勇气去选择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1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只有她,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完成了这种勇气,她是残疾人的天使,也是人间的天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扒车喵 » 澳洲女子自愿当“妓女”,为残疾人服务,第一次给了脑瘫患者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